最新 地图

第九章 入城

发布时间:2021-06-11 15:27:18 来源:公主文学

”  士兵的叱喝,百姓的抱怨……经过上次的事件,城门前再度完全恢复到固有的噪杂中。  “原来是赵公子是新走马上任的带刀校尉,小人幸会幸会,幸会幸会!”城门官一脸堆笑,逢迎着这位新官走马上任的顶头上司。  带刀校尉,在汉王朝官制中属中级军职,甫一入京便得此高位,不※※※※※※※※※※。


推荐指数:★★★★★
>>《凤羽星火》在线阅读>>



  这世上,有两种人开罪不得:其一是强者,能力出众,后患无穷;

  其二是二世祖,娇生惯养,且多小人……

  或者,还有第三种,那便是扮作二世祖的强者。

  ※※※※※※※※※※

  洛阳外城,城门口。

  扮回“赵火”的火安坐在书案前,一旁的城门官点头哈腰,忙于奉承,而刚刚得罪他的那名兵卒,正被阿火坐在屁股底下,暗自垂泪。

  “过了关的快走,不要阻碍其他人!”

  “什么?又要征关税!”

  “前线正打仗嘛。”

  士兵的呼喝,百姓的抱怨……经过刚才的事件,城门前再次恢复到固有的嘈杂中。

  “原来赵公子是新上任的带刀校尉,小人失敬,失敬!”城门官满脸堆笑,奉迎着这位新官上任的顶头上司。

  带刀校尉,在汉朝官制中属中级军职,甫一入京便得此高位,不知是因为阿火那死去的“老爹”,还是由于许江墓前,他与吕布的那次会面。

  “我进出哪里也要问你吗?”答非所问,赵火懒洋洋的说道。

  “黄伯伯,这小子看来很有用啊。”瞧着眼前这颐指气使的二世祖,清丽的美女对身前的大胡子说道。

  “对,务必将他拿下。”黄伯赞同了他的想法。

  “下一批!”逃脱赵火“欺压”的兵卒,忽然来了神气,高声呼喝着正在私语的大胡子一干人,到他们检查了。

  “什么名?住哪?来洛阳干什么?”城门官坐上阿火刚才的位置,详尽的询问着入城者的来历,阿火则倚坐案边,侧目旁观。

  “黄刚,住三街一巷庚号,回乡祭祖的。”大胡子一一作答。

  “里面全是祭祀的用具。”检视的兵卒翻筐检查着这群人的物品,随后向上司报告。

  “黄刚吗?”查阅着案上的户籍册,城门官嘟囔道。

  “是的。”摘下斗笠放在身前的黄刚,露出宽大的额头,方面大耳,络腮胡须,约五十岁上下的年纪。

  被黄刚等人视为目标的赵火暗自发笑:蠢材。洛阳人怎会有这么重的南方口音!一行十五人,前七后八,肯定是南方会稽军的编制。老伯,你被我盯上了。

  在赵火这内行人的眼中,他们的伪装的确太过外行了。

  “这小子在打量什么?”瞧着一脸坏笑的赵火,黄作身后的少女想道。

  “庚号不是姓黄的。”城门官语气不善的问道

  “哈哈,外出多年连家也忘了!是子号才对。”黄刚挠头大笑,不以为意。

  “子号是姓刘的。”又错!城门官顿生警惕之心。

  “老爷爷,真没记性!”少女以肘相击。

  “哈哈哈!真的忘记了。”黄刚笑得更大声了,“是丑号,一定是丑号!”

  这次是否回对?

  还是他压根就没想对?

  “丑号……?”城门官已有些不耐烦了。

  “骗你的。”趁城门官翻页之际,黄刚取出藏于斗笠内的匕首,抵住了他的脖颈——果然还是乱扯一通的。

  哇——

  赵火与翻筐的兵卒同时发觉了身边的状况,只不过一个是预料之中,一个是意料之外。

  “来……来人……”回过神来的兵卒起身疾呼,欲搬救兵。

  “你这大叔想坏我大事?”赵火脚随意走,抵上了兵卒迈前的足尖,兵卒应脚前扑,背后的少女如影而至,以刺穿喉。

  哇——

  咻——

  嚓——

  兵卒一击毙命!

  咻——

  “要命的,别动。”少女一击得手,抽回的致命胭脂刺,顶在赵火的咽喉,回身低声命令道。

  “你们赶快拦住!”黄刚见少女得手,连忙命令手下众人处理现场。

  “女侠饶命啊!”惨遭胁持的赵火举手讨饶。

  在随从的掩饰下,黄刚示意手下将地上的尸体装入木箱,又对被其以利刃相逼的城门官低语道,“那就有劳老兄送我们进城吧。”

  随即转头吩咐手下,“你们先进去。”

  哒哒哒——

  “是!”一声领命,余下的十三人鱼贯入城。

  “你不会杀我吧?”看着这要命的美女,赵火愁眉苦脸的问。

  “进城后便放你。”已经绕到他身后的美女答道。

  不一会,美女手下之人都已快速进城。

  “下面干什么?一下子放这么多人进城!”城楼上的守兵发现状况,大声问道。

  城门官的背后一紧,黄刚赶紧吩咐道:“不要乱说话。”

  “没问题,是同乡兄弟!”城门官无奈,配合的大声作答。

  “赵大人,小的已替你向兵部报道了。”一名迎面而来的小卒招呼赵火。

  “有劳,有劳。”赵火装腔作势的答道。

  “大人,这位是……”借着与赵火擦身而过,小卒一脸谄笑低声问道。

  “这位……”赵火回头看着与自己甚为“亲密”的美女,色迷迷的笑着,“是我在西凉娶回来的,第十八个妾侍,漂亮吗?”

  赵火身后的少女,此时却是目瞪口呆。

  “她啊,又漂亮又温柔。”他们前面的黄刚回头附和着。

  “哎呀!”赵火一声惨叫,美女的秀拳,重重的落在了他的头上。

  “西凉女子果然不同凡响!”眼见片刻前还趾高气昂的赵大人,落得现在这般狼狈相,小卒不禁为之惊叹。

  咯咯咯——

  转过街角,马蹄声响,只见一员战将单手提刀,策马而来。马上之人高扎发髻,满面虬髯,重眉之下,一双凤目,尤为犀利。

  见其近前,城门官忙打招呼:“将军,早安!”

  此人乃是董卓帐下猛将,西凉军大都督——华雄!

  “早安!”华雄应道,眼神却紧盯黄刚。

  赵火并未被华雄的威名所震慑——毕竟,他是见过吕布的人——反从二人的问候中,听出了门道:现在是午时,那是暗号!

  当机立断,迟恐不及!

  踏——

  赵火脚下踩中一根树棍,借势滑倒。

  “哇!滑倒了!”一声怪叫,赵火“脚下一滑”,向前扑倒,顺手抓过美女的披风,带着她一同前跌,而二人身前的黄刚,正堪堪避过华雄横斩而来的长刀!只是黄刚所戴的斗笠被长刀劈作两半!

  咻——

  “看刀!”避过刀劫的黄刚顺势反击,手中的匕首激射而出。

  华雄略一偏头,匕首落空,口中高声呼喝:“来人!有刺客!”

  “小安你先走,这里有我!”借着华雄闪避空档,黄刚对身后的美女大喊。

  “这里就交给你们!”小安闪身急退,口中吩咐身旁的随从,还不忘拉过正从地上爬起的赵火。

  “别扯乱我的头发!”赵火有所目的,只能被小安抓着头发狂跑一通。

  “快捉拿刺客!”守城的卫兵蜂拥而至。

  嗄——

  卡——

  嗄——

  为小安断后的随从们探指入喉,刹时利器在手——

  “是口中刺(注②)!怪不得搜不出武器!”赶来的士兵们看见眼前一幕顿时恍然大悟。

  杀——

  乒乒乒——

  两军相遇,嘈杂的城门楼顿时杀声一片。

  “你是首领吧。”掉转马头的华雄,手中长刀点指黄刚,“听口音,是会稽人吧?是王朗军?还是孙坚军?”

  啪——

  黄刚脚尖轻挑,身前的竹竿来至手中,“孙坚军——别部司马——黄盖!”

  “好!华雄早就想领教了!”华雄运起力道挥刀相向。

  “黄盖正有此意!”面对华雄下劈的长刀,黄盖毅然不惧,以手中的长杆迎上前去……

  “这边!这边!”手拖人质的小安发足狂奔,赵火只得踉跄相随,身后的追兵却是越追越近。

  “再过来便杀了你们大人!”小安将赵火拽到身前,以刺相抵。

  “停!大人为重!”这招果然奏效,小伍长连忙阻止手下,无人再敢踏前一步。

  “哇哈!你真是我的护身符!”见计谋得逞,小安得意的叫道,扯起赵火继续逃命。

  “这种逃法一定逃不掉,小姑娘在等什么?”望着身后紧追不舍的士兵,赵火暗自发想。

  嘶——

  忽的前方一阵马嘶,一名骑兵包抄而至。

  小安却兴奋的低喝一声“来了!”

  呼——

  啪——

  面对骑兵高举的长矛,小安不退反进,迅速拉近二者的距离,矛未落,人已至,单手架上执矛的手臂,小安背跃而起,单脚倒勾,“碰——”正中咽喉,骑手应声坠马!这几下兔起鹘落,动作潇洒之极。夺马成功,小安飞身上马。

  “有两下子,这小姑娘跟小词不分上下……”赵火尚在心中赞叹小安身手了得,小安却是头也不回,从腰间取出绳索,飒——向后挥去,“护身符,跟我走!”

  “呜嗷!“赵火应声“入套”。

  洛阳城喧闹的街市上,一匹马疾驰而过,身后的士兵穷追不舍,只是距离渐追渐远了……这一驰一逐间,可苦了被拖行于市的赵火,两旁商铺被快马冲倒的货物,不时向他的头顶飞来……

  “让开!让开!”小安不断警示行人避让。

  “那边,往七巷那边去了!”追随而来的士兵怒气腾腾。

  “原来除了武功外……论狠毒,你也跟小词不相上下!”

  碰——

  吵闹间,又一只花瓶迎头而至!

  “谁说南方少女温柔啊……”

  “停!停啊!”小安忽的拉住疾驰的战马,手中的绳索也离手而去,马停了,赵火却“飞”了出去,碰,应声砸在一旁……

  是死胡同!

  “回头!”小安赶忙勒转马头。

  但谈何容易!

  碰——

  突如其来的重拳,轰中了掉转的马头,健硕的战马中拳横飞,马上的小安也随之跌落……

  西凉的士兵竟然有如此的力道!

  “是闯城的关东军吗?”出手的力士声音不高,却字字入耳。

  “没……没错!”刚刚赶至的守城军气喘吁吁的答道。

  “进来洛阳前应先看地图,”力士身后的大门内,不断有与之同样做将官打扮的武士涌出,只见门匾上大书——兵部,“天下间竟然有傻瓜,单人匹马来闯兵部!”

  “生的这么可人,杀了太可惜了。”

  “就让叔叔们陪你玩玩吧!”兵部的老爷们虽然各个身形英武,口中可就不那么干净了。

  “好黑。”倒霉的新任带刀校尉,半个身子被甩至一间不足丈高的小屋内,那当然不是人住的,屋主正骑在他的头上——“走开!你这肥猪!”——其实,是条肥犬。

  落马的小安却是万分懊恼:妈的!这下子没命了!

  ※※※※※※※※※※

  注②:口中刺,一种可以通过口吞藏在食道内的尖刺武器。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yangxinch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