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30章 危险

发布时间:2021-05-04 19:38:45 来源:公主文学

她突然会出现,直接吓了黄衣宫女一跳,想起刚自己还和青衣宫女两个人说的话,那黄衣宫女脸色一变。虽然黄衣宫女强装镇静,虽然那颤抖着的手但是掩藏忍不住她心里的担心。“你是虽然蓝衣宫女强装镇定,但是那颤抖的手还是掩饰不住她心里的担心。。


推荐指数:★★★★★
>>《刁悍妃子御强夫》在线阅读>>



她突然出现,直接吓了蓝衣宫女一跳,想到刚刚自己还和青衣宫女两个人说的话,那蓝衣宫女脸色一变。

虽然蓝衣宫女强装镇定,但是那颤抖的手还是掩饰不住她心里的担心。

“你是谁?哪个宫中的?你刚刚就在那后面,是不是?”

蓝衣宫女倒是果真是狂妄,她凭什么以为自己会告诉她实话。

颜凝霜却是想到那青衣宫女一会要去皇上那里,微微有些担心那宫女给端木永裕下毒,她也没有必要跟面前这个小虾废话。

她却是直接盯着蓝衣宫女,那眼神深邃中如同迷雾,她慢慢靠近蓝衣宫女。

蓝衣宫女没有震慑到颜凝霜,此刻还因为颜凝霜的举动,一下吓得往后退,那种惊慌让她原本就不够强大的意志力顿时如同被水冲散的水泡一样。

“看着我!”

颜凝霜开口,那眼神却是没有离开蓝衣宫女,这次蓝衣宫女几乎只是下意识挣扎了一下便完全没有了反抗力,就像是提线木偶一般。

“告诉我,你是哪个宫里的人?”

她上次就怀疑,那个神秘人可能不只自己一个棋子,但是一直没有查出来,如今给了她机会,她自然不会放过,端木永裕上次查那个用盅的事情一直没有结果,她猜测端木永裕就算是知道恐怕也不会告诉自己。

那么自己或许需要先用别的身份取得端木永裕的信任才行了。

“我,我是熹妃宫中的人!”

“那告诉我,这次下药是不是你奉了熹妃的命令?”

“是!”

“你嘴里的主上是谁?”

“我不知道,熹妃并未告诉给奴婢!”

“你下药下过几次了?”

“这是第一次!”

第一次!

颜凝霜心中一紧,看来那个神秘人本事不小,安插了不少人嘛。

她继续问道:“刚刚那个宫女是不是皇上跟前伺候的,叫什么名字?”

“她是皇上身边伺候的,名叫静婷!”

“忘记刚刚的事情,你跟刚刚叫静婷的宫女分开后就直接回去见了熹妃!”

果真是换了个身体后,用这点功力就有些疲惫,颜凝霜最后眼睛一凛,开口命令着面前的宫女。

“是,我跟静婷分开后便直接回去见了熹妃!”

说完,她人一晕,颜凝霜扶着她放在旁边的石头上,她赶紧离开。

她离开了不到半刻钟,那蓝衣宫女便醒了过来,她察觉自己竟然坐在这里,顿时有些迷糊自己怎么会在这里,不过想不出头绪,她赶紧回去复命。

而颜凝霜看了时间,眼看着要到用午膳的时间,她根本不敢耽搁,生怕端木永裕就吃了那毒药了。

不过好在她速度够快,那叫静婷的宫女或许是真的有些害怕,所以几乎是在外面酝酿了情感,给自己鼓劲,告诉自己只要这般做就可以很快见到自己的表哥了。

颜凝霜来到皇上御书房外,远远看着太监和宫女端着盘子进去,已经到了传膳的时间,看来端木永裕又是在御书房忙了一上午,倒是一个勤劳的皇帝。

她跟踪最后面一个宫女,趁着人没有注意,将麒打晕后,端着一盘菜跟着前面的宫女往御书房走去。

而此刻,她的目光也注意到了那个叫静婷的人,她在帮着布菜,自然会接过宫女递过来的菜肴,如此,她将那药粉放在指甲里,便有机会将麒药粉洒在汤里。

倒是也不算是一个笨的。

颜凝霜眼尖,不过她不动声色,一切布置好后,公公拿着银针一碗一碗开始检查是否有毒。

只是,既然那个蓝衣的宫女说过银针根本查不出来,此刻虽然那静婷紧张,但是待看着那汤检查过了后,她神色明显松了口气。

“下去吧!”

检查往一切后,自然不会让他们传膳的太监宫女留下。

颜凝霜却是虽然最后一个,但是她此刻却是站在并未动。

“还愣着干嘛?还不离开!”

那御膳房的主管此刻看着颜凝霜像个木头一般,气得青筋直跳,心里暗骂这谁哪个宫女,自己怎么会不认识,这会不离开,是想要勾引皇上吗?

这不是让大家都跟着倒霉吗?

可是他不敢大声喧哗,更加不敢引起皇上的注意力,他只能压低声音命令道。

王公公也察觉到了异样,他忍不住皱眉往这边走。

只是端木永裕是有内力的,颜凝霜并不担心这里的动静端木永裕不会发现。

端木永裕虽然注意了,但是他甚至连正眼都没有抬一下,想要吸引自己的女人何其多,王公公作为他身边的主管,这点事情自然会处理好。

颜凝霜见端木永裕没有反应,心里忍不住将端木永裕骂了一顿,自己好歹还是要救这个男人的命,他竟然还能够如此无动于衷。

“皇上……”

她速度太快,加上那御膳房的主管和王公公都没有料到颜凝霜会这么大胆,所以当她突然扑过去的时候,有隐藏的暗卫出手,却也是只是将颜凝霜拦在了离着端木永裕不到死不远的距离。

“大胆贱婢,竟然惊扰皇上用膳!”

王公公也是被颜凝霜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冒冷汗,好在暗卫出现及时没有伤到皇上,但是此刻他忍不住直接骂道。

颜凝霜不卑不亢抬头,目光赶紧而真诚,没有半点躲闪,就这样看向端木永裕。

端木永裕似乎也感觉到了这样的眼神,他总算是放下了手里的筷子,目光对视颜凝霜。

她的眼眸干净清爽,像是精灵的眼睛,那长长的睫毛此刻因为她的眨眼睛,如同煽动的羽毛一样,像是若柔若无撩动到了心上一般。

这眼眸倒是跟皇后有几分相似。

该死,竟然想到了那个女人!

端木永裕想到这里,原本缓和的神色又冷了几分,不过不得不说面前的女人长得一张脸果真是倾国倾城。

即使穿着宫女的衣服,那浑身的灵气似乎都掩饰不住,皮肤更是吹弹可破。

难道这个宫女是以为拥有这张脸能够引起朕的兴趣,真以为朕是一个好色的人吗?

“你知道冲撞朕的下场吗?”

端木永裕嘲讽开口,那如鹰一样的眼睛立刻射出一道冷光。

颜凝霜故作害怕地身子发颤,脸色也一下变得苍白,看起来楚楚可怜,她还咬了咬唇看起来像是真的下了多大的决心似的:“奴婢,奴婢知道,可是奴婢是为了皇上才鼓起勇气惊扰皇上的!”

本以为是个大胆的,可是听这个宫女说话,端木永裕不免有些失望。

不过失望过后,却也注意到了颜凝霜话里的意思,他倒是来了几分兴趣:“那你说说,到底是何事让你鼓起如此大的勇气不顾安危惊扰朕!”

“是,是,皇上,今日的膳食有人下毒!”

端木永裕原本靠在椅子上的身子因为颜凝霜的话一下坐直,目光如炬盯着颜凝霜,仿佛想要从她的脸上看出任何端倪。

但是这句话却如同一颗石子激起了千层浪。

那御膳房的主管立刻跪在了地上,其他的传膳的宫女太监自然跟着跪了下来。

静婷此刻却是脸色苍白,虽然站在离着皇上不远处,可是她却像是皇上已经掐住了自己的脖子,让她喘不过气来。

她的脸色苍白,身子身子有些摇摇欲坠,可是她知道自己此刻不能自己暴露了。

但愿那个宫女没有骗自己,根本查探不出来。

这种侥幸心理吃撑着她并没有倒在地上。

颜凝霜目光自然看着静婷的反应,她却是只一眼便收回了目光,装作有些胆怯得说道:“奴婢,奴婢是刚刚偷看到一个宫女给皇上的那碗汤下毒。”

虽然颜凝霜看起来很紧张,可是她眼神却是带着一种笃定。

也不知为何,端木永裕对上这样的眼睛,原本想要呵斥的话却莫名变成了信任。

只是刚刚王公公也用银针检查过了,要么就是王公公拿的银针是假的,要么就是这个女人在撒谎。

反正如果真的有毒,端木永裕也不会再继续吃,如果没有毒,那么这个女人的戏如何演下去,端木永裕倒是有几分好奇。

“王公公,这个宫女的话,你如何看?”

他虽然信任王公公,但是此刻这话却也是让王公公承受着一定的压力。

但是王公公好歹是皇上身边伺候了这么久的人,他对皇上是忠心的,自然也不怕,他倒是笑得温和看着颜凝霜说道:“你的意思是杂家给皇上下药,还是杂家手里银针是假的?”

颜凝霜却是赶紧摇头:“奴婢没有这个意思,奴婢的意思是这汤下了毒,但是是一种银针查探不出的毒!”

这话说的如此明白了,她便是算是功德圆满了吧。

端木永裕自然也明白了,他扫了王公公一眼,随即挑了挑眉:“如此,王公公让小聪子去御医院跑一趟吧!”

“是!”

如此,便是御医亲自查探了,那么结果如何,很快便能够知晓。

不过,其实颜凝霜也并不那么信任那御医,不是说她不信任御医的医术,而是觉得那母后的人可能就是那个神秘人,如果是那个神秘人,以他的本事,这药自然非比寻常,哪里那么容易就被查探出来了。

当然这话颜凝霜这会自然不会说出来,她得利用这个机会,不用皇后的身份也能够跟着御医学习,一方面又能够自己制作药物,要不然自己身上的毒,恐怕就算是看再多的书也没有办法研制出来了。

谁也不会想到,就这么短的功夫,颜凝霜的思绪就是百转千回了。

很快刘御医便来了。

这会不用端木永裕开口,王公公直接将刘御医引到了那汤的旁边。

除了银针,便是闻那汤的气味。

可是,这两样结果,都可能查探不出来的,无色无味,除非亲自试吃,但是颜凝霜害怕药下毒不多,没有办法查探出来。

即使如此,但是颜凝霜也不着急。

“刘御医,可查出什么?”

端木永裕淡淡扫了刘御医一眼,不怒而威问道。

“回皇上,微臣未曾查出什么!只是微臣也不敢肯定,江湖中有传鬼谷子的毒药无色无味,只是那毒药一般人的根本不会有!”

刘御医哪里知道,这么短时间怎么突然多出这么多事情来。

端木永裕也忍不住皱眉,如此不是陷入了僵局。

他目光如同那漩涡一样,就这样紧紧锁住颜凝霜,声音中看不出情绪问道:“既然是你提出有毒,现在却查探不出来,你怎么说?”

“回皇上,奴婢倒是知道一种毒,无色无味,但是可以通过一样草药相容就会发出反应,不知道这位御医是否可以将那位草药找来!”

虽然她看似依然紧张,但是颜凝霜说话条理清楚,而且字字清晰,声音又有种特别清凉的声线,让人听着不会觉得有任何的危险。

刘御医看了皇上一眼,见皇上点头,刘御医这才问道:“请问这位宫女,是什么草药?”

“云雾子!”

那是一种长得如从云一般形状,雾一般颜色的草药,刘御医倒是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宫女竟然知道。

“有!”

“甲一!”

端木永裕听完,见刘御医看向自己,他并没有回应刘御医,只是直接开口,下一刻一个黑衣人便出现在了他面前。

“速速去御医院将那云雾子取来!”

“是!”

甲一轻功了得,如果是其他的人去取来自然要耽搁功夫,甲一却是很快便将麒取回。

颜凝霜看着这速度,心中忍不住配合古代的轻功,竟然有那么瞬间让她萌生了想要学习古代的内功心法的想法。

当然这也只是一个念头一闪而过。

“云雾子取来了,现在你一次性说完吧!”

端木永裕见颜凝霜这般笃定,特别是现在已经将药草都取来了,端木永裕不得不相信,恐怕是真的有人想要毒害自己。

虽然他作为一国之君,这种事情他就算是不悦,甚至带着一种恨意,但是面上却还维持着那种冷静。

但是他此刻心情一定不会太过美丽。

颜凝霜也能够听出端木永裕那略带沙哑的声音里的不耐烦和怒气。

她直接开口说道:“奴婢偶然看医书,看到一种毒叫锦绣,不知道这位御医可曾听过,这种毒药无色无味,但是长期服用便会身体迅速消瘦下来,而且伴随着就是咳血,如同痨病症状!而它的查探便是云雾子,只要将云雾子放进去,那汤水就会在最上面隐隐出现一道蓝色的东西!”

这话说完,王公公赶紧接过了那云雾子放入那汤中,果然片刻功夫便变了色。

“皇上……”

王公公面色也有些难看,眼里隐藏不住的怒气和担忧。

端木永裕整张脸也是瞬间冰冷的可怕,仿佛暴风雨要来临一般,不过他此刻却是将目光投向了刘御医:“锦绣这种毒药,你可曾听过?”

颜凝霜说出来,虽然一切都和她说的符合,但是端木永裕却是依然并不信任颜凝霜,反倒是更加信任刘御医。

刘御医脸色也是有些难看,可是颜凝霜提出来,他却是脑袋灵光一闪,在家父当初的手札上确实有简短的文字提到过,但是因为太久了,而且那上面的介绍甚至还不及颜凝霜提到的仔细,一时他也没有想到。

好在有这个宫女知道,要不然如果皇上真的有什么事情,自己的脑袋恐怕真的只有搬家了。

“这位宫女所说属实!”

刘御医还是硬着头皮回了一句。

“啪!”

端木永裕这下一怒,手掌往桌上一拍,站在他不远处的静婷此刻早已经下的六神无主,腿脚发软,哪里还估计得那么多,直接瘫软跪在了地上。

“给朕查,到底是谁这般大胆,竟然敢毒害朕!”

一旦查出来,这罪名那可是灭九族的。

只是颜凝霜现在只是一个没有身份的宫女,她虽然心中有些无奈,恐怕要波及无辜,但是比起改朝换代,恐怕要好很多。

“皇上,既然这位宫女说刚刚她看到是哪个宫女下毒!”

果然,所有的人目光都看向颜凝霜,颜凝霜自然也没有什么好推脱的,她立刻站起来指向了皇上身边不远处的静婷。

“皇上,奴婢看到的就是她!”

她这一指,那静婷是几乎整个人直接趴在了地上。

“来人,将这个宫女押进天牢,撬开她的嘴,问出幕后到底是谁?”

很快,几个侍卫便走了进来,静婷就如此被带走,那些传膳的人也被命令离开,今日之事,几乎是跌宕起伏,却是让他们从天堂到地狱,又从地狱到了天堂。

好在,小命是保住了。

所有的人都离开了,原本午膳端木永裕也没有了什么胃口,直接让人撤走了,此刻御书房里只有端木永裕,颜凝霜,还有王公公。

端木永裕此刻并未嘉奖颜凝霜,相反,他此刻看着颜凝霜的眼光有种审视,仿佛想要直接将颜凝霜看透,看清楚她到底是真的胆子小,还是装模作样的。

“现在你再来告诉朕,既然知道她下毒,为何不直接告诉朕,反而要用这样的方式引起朕的注意,或许,你原本才是幕后人,就是为了引起朕的注意!”

站在端木永裕的立场上,其实这样的想法也不觉得奇怪。

如果不是环境不对,不是自己身份不对,颜凝霜恐怕都会立马给端木永裕竖起大拇指,大喊一声:端木永裕,脸皮真厚啊!

不过此刻她却是要端着一份羞愤和懊恼,还有更多的胆怯。

“奴婢不敢!”

颜凝霜垂着头,像是受了欺负的小媳妇一般。

端木永裕却是似乎不满意颜凝霜的反应,其实他是想要刺激颜凝霜,他总觉得自己刚刚看到的那个胆怯地女子并非是颜凝霜的真面目。

此刻,颜凝霜的反应他很不满,他为什么失望他也不知道。

但是他依然不愿意放弃,他直接站了起来,靠近颜凝霜,几乎是要逼近颜凝霜,似乎用在气势和身高上让颜凝霜身心地妥协。

“不敢吗?那回答最初朕问你几个问题,如果回答不出理由,那么今日朕非但不会给你记功,反而会让你知道欺瞒朕的下场!”

该死的端木永裕,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吗?

颜凝霜心中虽然气,面上却是不表露半分。

她认真回答道:“奴婢只是御膳房一个小宫女,唯一能够见到皇上龙颜也就只有刚刚传膳那么一点功夫!”

“那你可以告诉给御膳房主管,他自然会告诉朕的!”

端木永裕直接打算颜凝霜的话说道。

颜凝霜却是慢慢显得平静下来,她对上端木永裕的眼神,眼神里如同耀石一般黑耀,“皇上,奴婢就算是说出来,主管未必会信,那样的话万一皇上真的出了事,奴婢会万死不辞都挽不回这样的错误,如果皇上觉得奴婢今日不该如此,就当奴婢什么都未曾做过吧,奴婢不敢居功!”

她说是不敢居功,却是在影射皇上,明明自己救了皇上,皇上却反过来这般质问自己。

看吧,果然是只狡猾的小猫,端木永裕听到颜凝霜影射的话,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了。

“好了,你再说下去,朕就真的成为了薄情寡义的人了,这要是让天下百姓听了去,那还得了,起来吧!”

端木永裕笑着那是一个妖娆,往日颜凝霜不是没有见过端木永裕的脸,可是因为自己以皇后的身份,几乎是跟端木永裕两个人争锋相对,如今他这般毫无顾忌的笑,五官似乎都柔和下来,本就精致的五官,此刻因为那笑意,竟然有几分勾魂摄魄的美。

颜凝霜差点就想要按住自己突然不合节拍的心跳,很想大骂端木永裕,没事乱放电干嘛。

端木永裕却是因为那内力,似乎将颜凝霜的心跳声都听到了,心中多了几分得意。

“说吧,想要何种赏赐?”

端木永裕似笑非笑看着颜凝霜。

看似要给赏赐,可是怎么看更像是试探。

颜凝霜骂了一句妖孽,却是面上平静了几分,柔声细语如春日清风拂过一般,“奴婢应该做的,不敢要赏赐!”

得了,这话端木永裕听着却是莫名心情愉悦。

或许男人有时就是如此,他们不喜欢女人不停索取什么,但是却是在心甘情愿给予对方,却是心情会非常的愉悦。

端木永裕却是直接开口了:“你不要赏赐,朕却是非要给你,回去收拾了,搬到宁心殿,以后你就作为朕的近身宫女伺候朕!”

虽然想要了解端木永裕,但是近身……

颜凝霜脸色微变,她这样不方便接下来的行事,怎么办呢?

如此,颜凝霜多少有些懊恼自己似乎冲动了点,连同脸上都掩饰不住的情绪。

“皇上,既然赏赐,自然是赏赐给奴婢喜欢的才是成人之美!”

成人之美吗?

颜凝霜此刻跪在地上,但是面上依然有几分自芳华的傲骨,她的眼眸如含秋波一样,明明不起波纹,却是依然能够让他心中晃动。

“你这样吸引朕的注意力,难道不是为了接近朕吗?”

端木永裕依然在心里这般认为,也不知道他是因为自己的权势还是长相让他如此自信还是什么,可是颜凝霜对于端木永裕的自恋,她真的只能用呵呵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了。

“皇上,如果你真的赏赐奴婢,那就给奴婢一个机会,能够到皇上身边伺候皇上笔墨,奴婢自认为还识得几个字,而且皇上你也看出来了,奴婢对医书有几分喜爱,是否能够让奴婢跟着御医学习识药,这样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有奴婢在皇上身边,也让皇上更加安全几分!”

她说这话的时候,那是面上并没有任何的胆怯和羞怯,仿佛她的话真的就是真理一样。

明明是那么平静说出这些话,可是为何会依然让人觉得她身上有种特别的气质,让人想要靠近。

或许是因为她本就有着一张风华绝代的脸。

“如此,朕同意便是!”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yangxinch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