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26章 夜探

发布时间:2021-05-04 19:38:42 来源:公主文学

紫苏哪里知道宁芙蓉心中所想,她已经着急离开。而宁芙蓉此刻已经有了想要找机会处理了紫苏的想法。她眼神里的愤恨此刻几乎没有掩饰。端木永裕突然转过头的时候,正好对上宁芙蓉


推荐指数:★★★★★
>>《刁悍妃子御强夫》在线阅读>>



紫苏哪里知道宁芙蓉心中所想,她已经着急离开。

而宁芙蓉此刻已经有了想要找机会处理了紫苏的想法。

她眼神里的愤恨此刻几乎没有掩饰。

端木永裕突然转过头的时候,正好对上宁芙蓉的恨意,他眼里闪过疑惑,目光深思看着宁芙蓉,仿佛已经看透了她假装生病似的。

“皇上……”

宁芙蓉表情一僵,下一刻换上了无比无辜的眼神。

端木永裕却是淡淡地收回目光,甚至让开了宁芙蓉拉着他衣服的手。

这一离开,宁芙蓉那声音便委屈中带着千转百回的缠绵。

“爱妃,朕许诺给你皇后之位,可是你也知道朕的为难,此刻你如此对待皇后,让宫内的奴才拦着不让人去给皇后检查,朕真的很寒心,朕如此待你,你难道还不相信朕吗?”

端木永裕虽然那轮廓分明的脸上依然冷硬,可是眼底一闪而过的受伤却是落入了宁芙蓉的眼里,让宁芙蓉都觉得自己做了多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似的。

“皇上,不是的,臣妾,臣妾刚刚那般严重,怎知下人竟然敢如此做,只是他们到底是因为臣妾刚刚病情严重,怕被人打扰了,皇上,你要责罚就责罚臣妾吧……呜呜!”

你宁芙蓉此刻那青萝色裹胸长裙套在身上,因为她急切想要解释的动作而半洒在床上,半托在地上,加上她有意无意让那锁骨和胸半露,那样子倒是像是无意展示风情。

当然,天知道她这样是不是真的无意的。

端木永裕却似乎并未受到影响,他目光依然看起来清淡冷清,“你身子骨还未好,朕怎么舍得责罚你,只是那些宫女竟然敢欺你生病,擅作主张,决不能轻饶,你好好休息,这事情朕给爱妃你处罚了!”

说完他直接站起身,那金黄伟岸的身影就像是一道光影在宁芙蓉的眼前晃了晃,随即便远去消失在了门口,不是功夫门外便传来了板子跟肉碰撞发出的响声,而那撕裂地叫声却是随即被端木永裕命人堵住了嘴。

美其名曰是为了宁贵妃好好休息。

只是处罚之后,端木永裕只是让人给自己留下一句好好休息,他已经离开,宁芙蓉听到宫女进来禀报地时候,她再也装不下去,一把将床头的东西都扔在了地上,对于外面被打的皮开肉绽的下人根本没有半点同情。

再说颜凝霜这边。

当紫苏跟着那刘御医来到碧落院的时候,紫衣如同见到了救星,几乎是连拖带拉得拉到了内室。

但是毕竟是皇后,刘御医只能隔着帘子检查,可是一检查,他却是眉头皱了起来。

“刘御医,皇后娘娘到底如何了?”

紫衣一见刘御医皱眉,心就跟提到了嗓眼上了,一个没有忍住就想要冲过去问御医。

大夫最忌讳自己诊脉的时候被打扰,刘御医被人打扰,加上近日受过的气,那山羊胡子立刻就跟要竖起来了一般。

“紫衣,不要打扰刘御医!”

紫苏最会察言观色,此刻见刘御医脸上的表情,知道他的不悦,赶紧拉着紫衣,明明她们年龄差不多,长相中都是一贯的纯良,可是紫苏就是看起来比紫衣更让人平静心安。

紫衣点头,眼睛却是一直瞄向颜凝霜。

颜凝霜刚刚在昏迷中,却似乎有什么在跟自己说话一般,她一会觉得自己被人丢入火炉中烤着,一会却又像是被捞起来扔进了冰窖中。

冷热交替中,那胸口却似乎还有什么在撕咬着。

“皇后娘娘除了发烧还有其他何种症状?”

刘御医收回自己的手,目光看向紫苏问道。

紫苏迅速将自己看到的所有症状无巨细地说都说了一遍,甚至将皇后娘娘落水的事情也提了提,刘御医从颜凝霜的症状还不能够完全确定,可是如今听到紫苏补充了那落水的事情,他一下确定是风寒。

“我马上开了药方,你们中一个人跟着我去御医院取了药回来熬了给皇后娘娘服了,夜晚如果出汗,不要接了被褥,等汗出了后便可以好大半!”

“是是是,刘御医的意思皇后娘娘并无大碍?”

紫衣这下放心下来,欣喜问道。

刘御医点点头,虽然对于紫衣这会的冲动有些不耐烦,不过知道她是忠心,便也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出去后会没有多久,王公公会亲自来传召自己。

他怀着忐忑的心又跟着王公公到了御书房。

“皇后娘娘如何?”

端木永裕整个人坐在桌前,因为那棱角分明的脸上带着的冷硬,此刻让人发自内心地震撼于他的威严。

“启禀皇上,皇后娘娘是感染风寒导致发烧,微臣已经开了药方让皇后娘娘近身宫女给皇后娘娘熬夜服下!”

听这话,那便是无大碍,端木永裕点头,摆摆手让刘御医退下。

原本准备退下的刘御医,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原本转身的脚步一顿。

端木永裕眼神深邃看向刘御医:“刘御医还有何事?”

刘御医是看出皇上对皇后娘娘似乎并如传闻那本冷漠,他才会将自己想到的那种症状提一提:“以微臣诊脉,皇后娘娘身体很好,却是突然发烧不降,而且皇后娘娘额头青筋凸起,微臣不敢确定,皇后娘娘可能还中毒!”

“什么!”

端木永裕脸色一惊,几乎是本能得站了起来。

只是他看着刘御医看向自己的眼神,他察觉到自己刚刚冲动了,面色很快恢复如常,目光平和看向刘御医问道:“何种毒是否查出来了?”

刘御医却是面露难色,他是因为怀疑,本来以为皇上对皇后娘娘并不在意,他就不淌这浑水,可是如今看来并非如此,那么如果皇后娘娘真的中毒,到时皇上迁怒于自己,所以刘御医才提出来的。

只是虽然那症状像,但是却又未诊断出来,他赶紧再次跪在了端木永裕的面前:“请皇上恕罪,微臣还不敢确定,需要进一步诊断,甚至,甚至需要皇后娘娘玉体的血……”

虽然他是院首,但是对于毒这方面,不及院中另一位御医。

“这件事情你暂且不要告诉任何人,明日再过来给皇后请脉,其他的事情等明日诊了再说!”

端木永裕也没有想到皇后可能中毒,会是谁呢?

而且如果只是简单的毒,刘御医不会查探不出来,他眉头不自觉拧紧,这次直接摆手,王公公赶紧引着刘御医离开。

诺大的御书房内只有他一人,天色健晚,房中已经朦胧不清,仿若他自己的心一般。

他不会意识到自己对皇后产生了异样的情愫,只是觉得颜凝霜不能死,她父亲有很多秘密,现在她身上似乎也有很多的秘密,自己查探不出来,所以他只当自己对颜凝霜是好奇,并非有感情。

可是他心中的焦虑却是骗不了人。

即使在黑暗中,那气息似乎都是急促烦闷的。

“皇上,老奴给你掌灯?”

王公公见皇上似乎情绪不对,有些担忧说道。

端木永裕却是起身,“不用!”

他径直出了御书房,外面已经完全被黑夜笼罩,却似乎吞没了所有的喧哗,皇宫也多了几分神秘的宁静。

只是端木永裕无心欣赏,他只是有些没有目的的走在御书房的路上,穿过御花园,没有目的的走啊走,竟然不知不觉中,他竟然来到了碧落院的门口。

因为此刻碧落院的宫女太监都为了颜凝霜而没有功夫顾及其他。

当端木永裕进来的时候,紫衣正在一遍一遍拧了帕子放在颜凝霜的额头上。

而旁边的紫苏就是帮着换水换帕子。

当看到端木永裕来的时候,紫苏吓得差点打翻了水,她惊恐之后这才立马想到要行礼,端木永裕因为对紫苏有印象,倒是多看了紫苏一眼,然后直接直接接过了紫苏递过来的帕子。

紫衣伸手却没有人将接过帕子,她转头正好对上端木永裕那如墨一般深黑的眼眸,吓得叫了声皇上。

端木永裕立刻皱眉,似乎很担心颜凝霜被打扰,他竟然在无意识做了个嘘声地动作,随即摆摆手让紫衣让开。

他这是亲眼见了颜凝霜不是额头青筋直跳,而颜凝霜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疼痛,竟然不自觉咬了咬下唇。

她打了厚厚粉的脸,此刻更加的惨白,那长长地睫毛似乎随着她身体的不安分也不时颤动着,颤抖到了端木永裕的心一般,让端木永裕心里涌上心疼。

他自己都没有察觉,此刻的他温柔地给颜凝霜额头抚上帕子,那动作柔得仿佛在对待珍宝一样。

紫衣张了张嘴,惊讶地可以吞下一个鹅蛋了,都说皇上不喜欢皇后娘娘,她一直觉得不是这样,看吧,皇上这样看着皇后娘娘,那眼神深情款款,动作温柔地就像是生怕碰上了皇后娘娘,哪里是不在乎。

明明是疼得心里去了。

看来等皇后娘娘醒来,自己一定要告诉皇后娘娘,促成皇后娘娘和皇上。

端木永裕感觉到那帕子凉了,直接将帕子递过来,他的目光并未离开颜凝霜,仿佛自己一离开,她就会从自己的生命中消失一般。

只是良久,都没有人反应,他这才转头,目光中明显如利刃一样射向紫衣,面露不悦,哪里有刚刚的那种柔情。

紫衣虽然被皇上的眼神一下吓得心里一突,可是随即的是欣喜,皇上果然只有对皇后娘娘才这么温柔。

她赶紧接过帕子,换了另外一条帕子递了过去。

颜凝霜在浑身的热度降下来后,理智总算慢慢回归,可是她觉得自己太累了,连同抬起眼皮的力气都没有,只感觉在黑暗中,似乎有一双炙热的双眸,就那般盯着自己,盯得她心跳加速。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yangxinch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