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第24章 病发

发布时间:2021-05-04 19:38:41 来源:公主文学

“你,你们!”黄衣气疯了,她指指那些奴婢,气上篮都捏成了拳头。颜清霜却是直接制止了黄衣的动作,整个人一冷,坐在那椅子上,却是放佛坐在龙椅上一般高贵的,她语气中带着颜凝霜却是直接阻止了紫衣的动作,整个人一冷,坐在那椅子上,却是仿佛坐在龙椅上一般高贵,她语气中带着命令道:“紫衣,给银子!”。


推荐指数:★★★★★
>>《刁悍妃子御强夫》在线阅读>>



“你,你们!”紫衣气死了,她指着那些奴婢,气得手都捏成了拳头。

颜凝霜却是直接阻止了紫衣的动作,整个人一冷,坐在那椅子上,却是仿佛坐在龙椅上一般高贵,她语气中带着命令道:“紫衣,给银子!”

“……”

紫衣很生气,可是她也能够感觉出颜凝霜的强硬,从包里拿出银子,可是她可是没有那么好的脾气,几乎是直接扔给了那些个奴才。

最后那些奴才拿了银子假意告了罪离开。

本就奴才不多的屋子,此刻因为那些个背叛的奴才离开便变得宽敞起来。

只是似乎宽敞地有些悲凉。

紫苏没有让颜凝霜失望,依然稳稳站在颜凝霜身边。

颜凝霜再次问道:“你们,可都想好了,今日不离开,那么就相当于以后跟着本宫荣辱与共,本宫不受宠,你们是知道,但是一旦你们今日不离开,以后如果背叛本宫,下场只会比那个碧珠惨,你们可曾想好了!”

“奴婢愿意效忠皇后娘娘!”

“奴才愿意效忠皇后娘娘!”

几个太监和宫女却是在此刻都恭敬跪在颜凝霜的面前朗声回答。

颜凝霜眼里闪过赞赏,那本该冷硬的声音却是一下变得柔和起来,“只要你们忠心,本宫并非是不好相处的主子,如此,紫衣给每个留下来的人都给十两银子的奖励吧!”

十两,那可是比刚刚那些个离开的还要多五两银子。

颜凝霜是颜丞相唯一的女儿,而且他疼爱这个女儿世人都知道,所以为了能够让她即使在没有端木永裕的宠爱的情况下,依然不会寸步难行,颜凝霜的嫁妆丰厚,银子自然不少。

留下来的人听到颜凝霜的话,心中都忍不住高兴,当然还有更多对于颜凝霜的忠心的肯定。

“紫衣和紫苏留下,其他的人都下去吧!”

“是!”

其他的奴才离开,此刻就只剩下紫衣字数和颜凝霜三人。

颜凝霜仿佛知道紫衣的想法,率先开口道:“紫衣,你是不是觉得本宫太过仁慈了?”

“难道不是吗?”

紫衣面露不解问道。

对于紫衣的话,颜凝霜并没直接回答,反而将目光看向紫苏道:“紫苏也这般觉得?”

紫苏面上依然淡然,并没有因为颜凝霜的话而紧张,反而认真稳重回答道:“皇后娘娘做出决定,自然有皇后娘娘的考量,而且奴婢觉得皇后娘娘这样做并没有错!”

“……”颜凝霜并未开口,只是递给了紫苏一记眼神,让紫苏继续说下去。

虽然紫苏看似平静,可是她垂放在腿两边的手此刻却是微微捏成拳头,看出了那种紧张。

受到了颜凝霜眼神肯定的她总算是放松下来,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如果奴婢猜测没有错的话,那些离开的人之所以受到其他宫中的重视,不过是因为她们在碧落院做事,还有利用价值,虽然,虽然皇后娘娘看似不受宠,但是皇后娘娘这个位置,其他的宫中怎么可能不盯着……”

她偷看了颜凝霜一眼,见颜凝霜眼神里是赞赏,她才继续说道:“只是,她们一旦离开了碧落院,打探不到皇后娘娘的消息,那么在其他的娘娘宫中也就失去了原本的作用,而且毕竟她们在碧落院做过,现在被打发,那些娘娘肯定没有办法信任他们!”

“紫衣,如此,可明白?”

颜凝霜自然是这般认为 ,看似给了那些人腾飞发达的机会,实际上却是一把利刃,断了她们今后的路,不过紫苏能够看得这般透彻,倒是让颜凝霜有几分欣喜。

紫衣听到紫苏的分析,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有多么愚昧,她赶紧跪在颜凝霜身边请罪:“求皇后娘娘责罚奴婢刚刚的冲动!”

颜凝霜刚刚想要站起来去扶起紫衣,却是身子起到一般,整个人便又重新栽回了位置。

“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

因为来得毫无预兆,而且看颜凝霜的脸色突然变得通红,像是煮熟的虾子一般,而且那时一种不自然的红,紫衣是知道颜凝霜脸上扑了很多胭脂水粉,此刻透过那胭脂水粉依然那般红地恐怖,紫衣也有些慌乱了。

紫苏跟紫衣赶紧上前,却是连同拉着颜凝霜的手都如同要被烫伤一般。

“啊,好烫,怎么办?怎么会这么烫?”

紫衣被吓得心里更加着急,惊慌失措却是没有了理智一般,脸上更是挂满了泪水。

好在紫苏此刻虽然也着急,面上却是比之紫衣多了几分冷静。

“我们先将皇后娘娘扶到床上去,我去请御医来!”

“哦,对,扶到床上去,我去请御医!”

紫衣听到紫苏的话,一下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了一样,赶紧开口道。

颜凝霜虽然清瘦,可是此刻因为几乎是浑身软的跟那棉花一样,压在两个宫女身上却也力量不小。

她此刻明明理智还在,可是眼睛却是睁不开,而且浑身像是被放在蒸笼中一样,她难受得有些窒息,头也变得越发沉痛,而且胸中像是有什么敲击一般,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因为这身体本身体质弱?

颜凝霜猜测不出,只是看着自己的状态应该是发烧了,风寒她不是没有想过,可是似乎跟风寒又有些许不同。

她想到自己刚刚回到碧落院的时候那会的状态,心中不免有什么念头闪过,可是她想要抓住却只是一闪而过。

疼痛像是会移动一般,从胸口,一点一点往上移,很快甚至像是钻针一样钻入了自己的脑袋,下一刻她原本的理智消散,最后那一痛,直接让她晕了过去。

最后几乎是身体本能的反应,明明浑身滚烫,可是她身体发抖,嘴里迷糊中似乎喊着的是冷,冷……

“我去唤御医来!”

紫衣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那拧好的帕子搭在颜凝霜的脑袋上,可是丝毫没有温度降下来。

她一下站了起来,脸上的着急一点也不掩饰。

紫苏蹙眉,看了一眼昏迷中的颜凝霜:“你守着,我去叫御医!”

“嗯!”

紫衣心里担心颜凝霜,离开颜凝霜她也不放心,此刻唯一的办法就是守着颜凝霜,而紫苏呢,既然皇后娘娘信任紫苏,她也就没有任何怀疑。

只是她们不知道的是,虽然离开了一些不忠心的宫女,但是也有精明的被其他宫中安插的棋子,在命令离开后,有一个宫女却是躲着,因为不敢靠近,不知道里面说什么,可是颜凝霜突然晕倒的事情,她自然看到了动静。

这就像是突然而来的可以立功的惊喜一样,她赶紧会了芙蓉宫去汇报消息。

宁芙蓉几乎在第一时间听到了关于颜凝霜病得已经晕倒了消息。

按照她有仇必报的性格,加上对颜凝霜霸占着皇后位置的愤恨,此刻她怎么可能放掉如此机会。

“啊,痛……”

在知道了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她脑袋一转,想到了装病。

她原本就是挨着端木永裕身边,看着皇上似乎有些心绪不宁,她已经非常不爽了,手里的琴弦突然被她挑断,随即她却是一下瘫软一般扑在了琴上。

“爱妃,你怎么了?”

端木永裕听到那琴弦一断,就像是心弦也受到感染一般,心中一震,人倒是从刚刚的思绪中拉了回来,看到的是宁芙蓉惊呼痛然后扑在了琴弦上。

他离开走了过去,一把扶起宁芙蓉,面露焦急得问道。

“皇上,臣妾胸口好痛!”

宁芙蓉一双眼眸满是水雾,装得无比虚弱开口道。

端木永裕脸色微变,赶紧扫了一眼旁边的奴婢道:“愣着干嘛?还不赶紧宣御医!”

“是,是……”

只是片刻功夫,那御医几乎是气喘吁吁地赶来了。

“微臣参见皇上!”

“不用那么多虚礼,赶紧过来看看,贵妃到底如何了?”

端木永裕声音中带着愤怒,冷冷命令道。

知道是宁贵妃,那可是皇上心尖的人,此刻见皇上如此焦急,心里更加肯定,看来皇上是真的宠爱宁贵妃,他哪里敢懈怠,几乎是连滚带爬来到了宁贵妃的面前,给宁贵妃搭脉搏。

随即,他却是脸色一变。

有些不甘心地又再次把脉,结果一样。

那御医很着急,可是他也没有任何的办法,这叫什么事情啊,都说望闻问切,御医把脉把不到,那么就只有看,只是明明宁贵妃面色惨白,可是脉上却是看不出任何症状。

他忍不住开口问道:“请问贵妃娘娘,哪里不舒服,有何种症状?”

“就……胸口疼……皇上,臣妾是不是要死了?”

宁芙蓉一声惊呼,几乎整个人都扑进了端木永裕的怀里,身子还在发抖。

那御医却是更加着急,他从未见过如此症状的病人,如何下药。

“到底如何?”

现在宁芙蓉还不能死,端木永裕面色已经明显不悦,那种担忧也不似刚刚的那般虚伪,显得异常急切,面上冷硬。

“微臣该死!”

御医赶紧跪在地上,直接磕了头,他额头也是已经冒了冷汗,皇上会不会生气然后就头不保啊?

“废物,来人,请,给朕将全部御医都请来,到底是什么症状,竟然让你们束手无策?”

端木永裕虽然生气,但是却也并非是那种愤怒地大开杀戒的人,况且他虽然着急担忧,却并非是有真的爱怜。

不一会功夫,御医便全部都请了来。

等紫苏到了御医院的时候,已经没有一个御医,有的都只是一些学徒。

“小哥,我想问下,那些御医到底什么时候能够回来?”

紫苏在御医院来回走动,本等着御医回来,可是等了好片刻都没有人,她担心皇后的病情,况且那发烧的程度也让紫苏不得不担心,此刻忍不住问那学徒。

毕竟是学医的,他们自然还是有几分怜悯之心,如今见紫苏这般着急,有学徒便告诉紫苏:“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师父回来,听说宁贵妃突然发病,此刻所有的御医都被召了去!”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yangxinch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