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萨满女巫备忘录VIP

类型:悬疑侦探标签: 勇猛 完结
简介:

葬,  分很多种  下面就逐一深入解读  每一种葬礼的背后故事  每个人都惧怕死亡……  道家却曾明确提出长生不老之说  即:活死人  逃于三界之外  八十一归一  免遭生死轮回之苦  又称:鬼葬  小时候生活在农村,  自然而然迷信思想的事情没见过不少  曾亲眼见到目女巫紧张的拿出一块黄色的麻布放在下面席地而坐,上面似乎还写着一些东西,可能是这些诡异的事情也使她感到惶恐吧,她坐在地上稍缓片刻,便示意树上的李叔叔继续爬,等我再抬头看的时候,李叔叔已经将老人带到树顶,把老人放进事先挖好的人形树洞之中,用旁边已经放好的桃木棺口封了起来。此刻的女巫突然拿出起手中的手鼓拍打了起来,似乎在示意着什么,周围的人便纷纷站了起来。或许别人没有注意到,但是我却观察到筋疲力尽的女巫深深地叹了口气。我便充满疑惑的走了过去。怀着满脑子的疑问我走到了女巫的跟前,赶紧说了出口:“阿姨,你好”,我竟然喊的阿姨,纳尼,阿姨这个称呼太狗血了吧。言归正传,出于好意的我害羞的挠了挠后脑勺,但是眼前的这位女巫却斜视了我一眼:“小朋友,以后不要来看这种事情,赶紧回家吃饭去吧。”说完便装好手中的短剑径直向远处走了出去,留下了风中凌乱的自己,突然我感觉阵阵寒意扑面而来,这时候才发现周围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天色也暗了下来,于是赶紧回回神慌忙的跑向了家里。回到家以后被母亲臭骂了一顿,吃完饭我便钻进屋里躺下了。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死去的那位老人在隔壁的门口死死地盯着我,吓得我浑身哆嗦,我在家门口处远远的蹲着,渐渐的他面无表情的向我走来,眼睛里充满了血丝,我扭身就往家里跑,使劲的敲打着屋子的木门,却怎么也打不开,使劲地捶打着木门,手上被刮的到处是血,这个时候他突然冲到了我眼前,砰地一声我喊了出来,从睡梦中惊醒。躺在家里床上的我周围站满了亲人,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等过了两年母亲才肯告诉我事情的真相,当晚我回家以后吃完饭便睡了过去,第二天母亲叫我起床吃早饭,我没有醒来,母亲以为我睡懒觉就等了回,结果当母亲第二次再看到我时候发现我还在熟睡,脸色发白,手里不停挠着身边的被子,手上的指甲都磨的出了血。这可把母亲吓坏了,她使劲的摇晃我的身体,却发现我还是死死地昏睡着,便叫来了村子里的医生,那个时候村子里的医生都是农民出身,也只能治个普通的感冒发烧之类的,后来我去考证过,问我们村的张老头,据他回忆说当时我脉搏稳定,脸色发青,完全查不出是什么病症,无奈只好给我开了些普通的药品治疗,劝说母亲赶紧去镇上的卫生所看看吧,后来母亲又带我去了镇上卫生所结果还是没有办法,那个时候的我已经昏迷五天了,医生告诉母亲准备后事吧,母亲当时就哭了起来,父亲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后来我就被送到了家里,听隔壁的叔叔说去试试找找女巫吧,上次做法事的乌镇村的女巫挺厉害的,也许还有一线希望,父亲就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样,连夜骑着车子赶路去了隔壁镇的乌真村寻找女巫。父亲也因此落下了终身残疾,在晚上经过一片树林的时候父亲不小心摔到了腿,也顾不上包扎,忍着疼痛继续骑着车子,到了乌镇村都已经深夜了,父亲看街里还有一处亮着灯的人家,便过去询问女巫的住处,到了女巫的家门口便使劲的敲门,远处漆黑一片的屋子里突然亮了起来,见到女巫开门父亲便跪倒了地下,中年女子看到眼前的这个陌生男人竟然跪到了地上连忙走过去扶父亲,父亲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完我的事后,女巫便收拾了下自己的物品和父亲连夜又赶回了村子。等到了我家,女巫看到躺在床上的小男孩,一眼便认出了我,这个不就是前几天去看法事的那个孩子啊,几乎都快没有了气息。这个时候我应该换个角度了,因为这些我确实没有见到,应该以师傅的角度口述。这里不得不介绍下这个对我受益终身的女人,其实大家所俗称的女巫就是流传已久的萨满,萨满最早是作为侍神者的,主要负责族中的祭祀活动,就是神灵附体的一种,乾隆年间曾广为流传,一度作为一种神秘的宗教存在,辉煌的时候还曾制定过《钦定满洲祭神祭天典礼》,清代乃至民国期间萨满教还很流行,解放以后随着科学文化水平的不断提高,萨满教已经逐渐消亡。而眼前的这位女巫就是萨满宗教的一个分支,名曰:赫哲族。从清代至今只有黑龙江省部分地区依稀的存在这种萨满宗教,而这位女巫则是赫哲族的传人,经历三十一代单传才传到我的师傅之中,并且传女不传男,当然我也是个例外,至于原因也是后话了,关于女巫的名字也是一番历史,在以后的故事中也会一一介绍,简单点就直接称眼前的这位女巫为温古哈拉。温古哈拉用指尖点了点我的眉心,拿出手中的鬼锢面具便戴到了我的头上,低着头叹了口气,便问道:“只怕这孩子是看到了上次的法事,心中产生邪念,所以惹祸上身,我先用面具镇住了他的魂魄,你们带我去趟隔壁的李家吧。”说完便起身走了出去,一头雾水的父亲也跟了过去,以前也只是听说过关于鬼神的事情,可没想到自家孩子会发生这种事情,父亲追过去便问道:“您可得救救我们家的孩子,您要什么我都给,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只要能救了我家孩子,您让我去死都行。”温古哈拉扭身看了一眼父亲:“这个事你就别多问了,既然来了也是与你家孩子有缘,我肯定尽力而为。”说着几个人便去了隔壁的李家,询问一番便罢,几个人便匆忙的向前几天树葬李家老汉的埋葬点走去。等到了大桑树下,父亲和李叔便爬到了树顶,两个人却见到了这辈子也不会忘记的一幕。。

点评:故事剧情新颖,别出心裁,让人眼前一亮 创建:2021-04-18 14:45:47
在线阅读 目录

最新章节

第二节 惹祸烧身 更新时间:2021-04-18

女巫深深地地叹了口气。我便饱含不解的走了过去的。怀有满脑子的疑问我走到了女巫的跟前,赶快说了出口:“阿姨,你好”,我居然喊的阿姨,纳尼,阿姨这个称呼太狗血的剧情了吧。言归正传,安全的考虑好意的我羞涩的挠了挠后脑勺,虽然眼前的这位女巫却眼睛斜视了我几眼:“小朋...

精彩情节

萨满拿黑女巫的拥抱  历史上真实的萨满女巫  萨满女巫有什么能力  萨满女巫的千年诅咒  萨满女巫是什么意思  萨满大女巫  萨满女巫图片  萨满和女巫的区别  

  女巫紧张的拿出一块黄色的麻布放在下面席地而坐,上面似乎还写着一些东西,可能是这些诡异的事情也使她感到惶恐吧,她坐在地上稍缓片刻,便示意树上的李叔叔继续爬,等我再抬头看的时候,李叔叔已经将老人带到树顶,把老人放进事先挖好的人形树洞之中,用旁边已经放好的桃木棺口封了起来。此刻的女巫突然拿出起手中的手鼓拍打了起来,似乎在示意着什么,周围的人便纷纷站了起来。或许别人没有注意到,但是我却观察到筋疲力尽的女巫深深地叹了口气。我便充满疑惑的走了过去。怀着满脑子的疑问我走到了女巫的跟前,赶紧说了出口:“阿姨,你好”,我竟然喊的阿姨,纳尼,阿姨这个称呼太狗血了吧。言归正传,出于好意的我害羞的挠了挠后脑勺,但是眼前的这位女巫却斜视了我一眼:“小朋友,以后不要来看这种事情,赶紧回家吃饭去吧。”说完便装好手中的短剑径直向远处走了出去,留下了风中凌乱的自己,突然我感觉阵阵寒意扑面而来,这时候才发现周围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天色也暗了下来,于是赶紧回回神慌忙的跑向了家里。回到家以后被母亲臭骂了一顿,吃完饭我便钻进屋里躺下了。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死去的那位老人在隔壁的门口死死地盯着我,吓得我浑身哆嗦,我在家门口处远远的蹲着,渐渐的他面无表情的向我走来,眼睛里充满了血丝,我扭身就往家里跑,使劲的敲打着屋子的木门,却怎么也打不开,使劲地捶打着木门,手上被刮的到处是血,这个时候他突然冲到了我眼前,砰地一声我喊了出来,从睡梦中惊醒。躺在家里床上的我周围站满了亲人,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等过了两年母亲才肯告诉我事情的真相,当晚我回家以后吃完饭便睡了过去,第二天母亲叫我起床吃早饭,我没有醒来,母亲以为我睡懒觉就等了回,结果当母亲第二次再看到我时候发现我还在熟睡,脸色发白,手里不停挠着身边的被子,手上的指甲都磨的出了血。这可把母亲吓坏了,她使劲的摇晃我的身体,却发现我还是死死地昏睡着,便叫来了村子里的医生,那个时候村子里的医生都是农民出身,也只能治个普通的感冒发烧之类的,后来我去考证过,问我们村的张老头,据他回忆说当时我脉搏稳定,脸色发青,完全查不出是什么病症,无奈只好给我开了些普通的药品治疗,劝说母亲赶紧去镇上的卫生所看看吧,后来母亲又带我去了镇上卫生所结果还是没有办法,那个时候的我已经昏迷五天了,医生告诉母亲准备后事吧,母亲当时就哭了起来,父亲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后来我就被送到了家里,听隔壁的叔叔说去试试找找女巫吧,上次做法事的乌镇村的女巫挺厉害的,也许还有一线希望,父亲就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样,连夜骑着车子赶路去了隔壁镇的乌真村寻找女巫。父亲也因此落下了终身残疾,在晚上经过一片树林的时候父亲不小心摔到了腿,也顾不上包扎,忍着疼痛继续骑着车子,到了乌镇村都已经深夜了,父亲看街里还有一处亮着灯的人家,便过去询问女巫的住处,到了女巫的家门口便使劲的敲门,远处漆黑一片的屋子里突然亮了起来,见到女巫开门父亲便跪倒了地下,中年女子看到眼前的这个陌生男人竟然跪到了地上连忙走过去扶父亲,父亲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完我的事后,女巫便收拾了下自己的物品和父亲连夜又赶回了村子。等到了我家,女巫看到躺在床上的小男孩,一眼便认出了我,这个不就是前几天去看法事的那个孩子啊,几乎都快没有了气息。这个时候我应该换个角度了,因为这些我确实没有见到,应该以师傅的角度口述。这里不得不介绍下这个对我受益终身的女人,其实大家所俗称的女巫就是流传已久的萨满,萨满最早是作为侍神者的,主要负责族中的祭祀活动,就是神灵附体的一种,乾隆年间曾广为流传,一度作为一种神秘的宗教存在,辉煌的时候还曾制定过《钦定满洲祭神祭天典礼》,清代乃至民国期间萨满教还很流行,解放以后随着科学文化水平的不断提高,萨满教已经逐渐消亡。而眼前的这位女巫就是萨满宗教的一个分支,名曰:赫哲族。从清代至今只有黑龙江省部分地区依稀的存在这种萨满宗教,而这位女巫则是赫哲族的传人,经历三十一代单传才传到我的师傅之中,并且传女不传男,当然我也是个例外,至于原因也是后话了,关于女巫的名字也是一番历史,在以后的故事中也会一一介绍,简单点就直接称眼前的这位女巫为温古哈拉。温古哈拉用指尖点了点我的眉心,拿出手中的鬼锢面具便戴到了我的头上,低着头叹了口气,便问道:“只怕这孩子是看到了上次的法事,心中产生邪念,所以惹祸上身,我先用面具镇住了他的魂魄,你们带我去趟隔壁的李家吧。”说完便起身走了出去,一头雾水的父亲也跟了过去,以前也只是听说过关于鬼神的事情,可没想到自家孩子会发生这种事情,父亲追过去便问道:“您可得救救我们家的孩子,您要什么我都给,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只要能救了我家孩子,您让我去死都行。”温古哈拉扭身看了一眼父亲:“这个事你就别多问了,既然来了也是与你家孩子有缘,我肯定尽力而为。”说着几个人便去了隔壁的李家,询问一番便罢,几个人便匆忙的向前几天树葬李家老汉的埋葬点走去。等到了大桑树下,父亲和李叔便爬到了树顶,两个人却见到了这辈子也不会忘记的一幕。

  下面先介绍各种葬礼之法天葬,据《周易》记载,“古之葬者厚衣以薪,葬之中野,不封不树。”古代中存在着很多关于天葬的说法,大相径庭。据师傅口述,天葬真正起源于陇中黄土高原,此地孕育了华夏民族的祖先,当然也是中国最贫瘠的地区之一,死后的古人被放置于山顶,暴晒九日,受风沙洗礼,另外要解释下,在古代最大的数字为九,九九归一意味着又回归原点,重新开始,也寓意着死后的古人受尽天数的洗礼最终九九归一回归世间,之后的天葬也就随之而来,其中的道法礼数受地域影响,各地也尽不相同。树葬,古书《魏书·失韦传》云:“失韦国,……父母死,男女聚哭三年,尸则置于林树上。”树葬是很少为人知的,想必很多人都听说过悬葬,将棺材至于山谷悬崖之间,树葬和这种葬法有结合之道,但唯一不同的是,树葬是采用就地取材进行埋葬,并且对于树葬用的桑树有严格的挑选之道,古人云桃木有辟邪之理,然而桃木却没有满足树葬的材质与大小要求,所以古人用参天大树作为埋葬地点,将死后的古人背上树杈,放进事先在树干之中挖好的人形洞口,放之,用桃木棺口封之,以达到下葬的要求。当然古人对于古树的选择也是很有讲究的,树为阴气之地,却要选出可得日光月光照射之地,想必大家都知道“槐树”吧,“槐”由一木一鬼组成,存在时间越长的槐树阴气越重,此树聚天地之阴气,得孤魂野鬼之庇护,是人鬼通灵之处,并置于五行之中,这就是道家所说的“木鬼之道,避之。”后来很多产生邪念的道士会以此来和阴间通信问话。7岁那年,正在熟睡的我被一声炮声惊醒,从此便开始这不可思议的一生。清早隔壁人家的门口聚集了村里的老老少少,这时候从院子里走出一名身着银色巫衣的女人,大家都下意识的安静了下来,只听这神秘的女人一声令下,隔壁的叔叔身着孝服背着已经死去的老人走了出来,巫师在前面开路,所有的人都紧跟其后,奇怪的是周围特别安静,只能听到女巫喃喃的念法声,对于小孩来说这种事情是充满各种神秘色彩的,我提了下鞋子跟着跑了过去,大概出了村落三里地左右大家便进入了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之中,我使劲的向前面挤着,观察到在前面背着死人的李叔叔已经汗流浃背,腿颤抖着,但是众人没有要停下来休息的意思,正当我感到疲倦的时候,突然听到人群中传出了一阵叫:“不好了,不好了。”我下意识的跑了过去,眼前的一幕使我至今难忘,只看李叔叔已经瘫坐在地上哭了起来,背上的老人也被摔到了地上,血腥味布满周围。这个时候的女巫扭身看到这一幕,大喊起来:“所有人不要慌,赶紧站好位置。”说着便招呼所有人对着死人的方向围城了一个硕大的圆圈,这个时候突然一个中年男子喊了起来“闹鬼了,闹鬼了”便向村子的方向跑了出去。女巫上去阻拦却没来得及,冲着众人狠狠地瞪了一眼:“你们要是想死,就跑回吧。”大家跃跃欲试的感觉好了很多,看来这女巫的话还是挺受人尊重的,我也跟着大家围了起来。所有人以膜拜姿势,双手正面铺地,头紧紧地叩在地上,成叩拜状。只见女巫把李叔叔一把拖起,抽出腰里的一个银色锦囊,撒出一道银色的轨迹在两个人的周围。只听一声令下,让李叔叔又把死去的老人背了起来,女巫在一旁不听念咒,奇怪的是当我们听到命令起来的时候,发现地上已经没有了血迹,老人的额头只留下了一个疤痕。所以人都不敢出声,继续跟着前行,但是速度明显减慢了很多。跟着走了很久,大家终于走到了树葬的地点,这是时候才是最难的,因为李叔叔要背着老人爬上这颗老树的树顶,然后由女巫主持下葬仪式。所有的人都聚集到了这棵巨大的老桑树之下,女巫取出腰间袋子里金光闪闪的铜镜,看上去有些年头了,但是却依然非常亮眼。女巫在大桑树的周围转了几圈,选了一个石头的位置将铜镜放在上面,借着太阳光这束铜镜反射的光束不偏不斜的打到了树上放置尸体的位置,看的我是目瞪口呆。这个时候李叔叔身边的人已经将他和死去的老人紧紧地捆绑到了一起,远远的看去已经死亡的李爷爷静静的趴在他的肩上,仿佛安详的睡着,看的我是毛骨悚然。只见那女巫又拿出身后佩戴的短剑,当然也是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这就是女巫传说中的七星宝剑,大小也就不到一尺的距离,这个时候只见女巫口中念着咒语便将宝剑深深地插入桑树旁的土壤之中,拿着手中的手鼓不停地敲打,所有的人又双手伏地跪了下来,仪式便正式开始了,本来跪到旁边的人是不准抬头的,我为了一探究竟不时的偷偷的抬起头。李叔叔默默的点了下头,沿着树干开始往上爬,如果不是偷看估计我也会引来后面的诡异遭遇。李叔叔一点一点的向树顶爬着,双脚挣扎的抱紧了树干,正在这时候突然背上的老人不知道为什么滑了一下,我心里也不由得一惊。只看女巫眼疾手快,迅速的拔出地下的短剑,顺势向树顶扔了出去,短剑不偏不移的扎进了李叔叔脚下的位置,李叔叔见势一脚踩住短剑,顺手就把老人抓了回来。这个时候的女巫也是满头大汗,周围低着头跪拜的人听到动静也都不敢抬头,紧紧地抓着地上的野草,可见他们也是害怕到了极点,地上的草都被抓的体无完肤,可见对这个下葬仪式是多么的恐惧。


同类作品推荐 更多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yangxinch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