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地图

穿越之江山美人VIP

类型:职场风云标签: 勇猛 已完成
简介:

《再次穿越之江山美人》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白千泽,冷鸾儿,洛之风,步雪,上官婉儿,言清哲,沐子离之间的故事。再次穿越之江山美人欢迎在线免费深度阅读!

点评:文章情节幽默,设置疑点,引人阅读 创建:2021-02-18 10:25:43
在线阅读 目录

最新章节

《穿越之江山美人》第八章:处罚 更新时间:2021-02-18

白千泽冷鸾儿小说名字叫作《再次穿越之江山美人》,提供更多再次穿越之江山美人白千泽冷鸾儿小说深度阅读,再次穿越之江山美人白千泽冷鸾儿。再次穿越之江山美人小说白千泽冷鸾儿摘选:白千泽,对于她来说言清哲就是她的一条忠犬,她高兴…...

精彩情节

江山美人电视剧剧照  江山美人高清图片  江山美人什么生肖  江山美人孰轻孰重  江山美人钢琴谱  穿越女尊江山美人全都要  穿越之江山美人录  穿越之江山美人梦  穿越之江山美人免费阅读  

白千泽冷鸾儿小说名字叫做《穿越之江山美人》,这里提供白千泽冷鸾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穿越之江山美人小说精选:白千泽的手艺很好,作为一个养尊处优的太子,有这样优异的烧烤技术简直是不可思议。冷鸾儿啃着白千泽烤好的烤兔,不由赞叹道。白千泽淡淡一笑,对冷鸾儿由衷的夸赞不为所动。两个人经过了三天的追杀逃亡,彼此的关系倒更近了一步。总之白千泽对这个给他惊喜的小女人很好奇,而冷鸾儿对这个一手好厨艺的太子殿下感觉不差,就是这样。冷鸾儿啃完最后一只兔腿,满意地抹了抹嘴,随意的动作里带着少许的憨态。没有后宫女人故意做出来的矫情,反而是一…

白千泽的手艺很好,作为一个养尊处优的太子,有这样优异的烧烤技术简直是不可思议。

冷鸾儿啃着白千泽烤好的烤兔,不由赞叹道。

白千泽淡淡一笑,对冷鸾儿由衷的夸赞不为所动。

两个人经过了三天的追杀逃亡,彼此的关系倒更近了一步。总之白千泽对这个给他惊喜的小女人很好奇,而冷鸾儿对这个一手好厨艺的太子殿下感觉不差,就是这样。

冷鸾儿啃完最后一只兔腿,满意地抹了抹嘴,随意的动作里带着少许的憨态。没有后宫女人故意做出来的矫情,反而是一副自然。

就在这个时候,两人原本随和散漫的目光同时变得犀利了起来。白千泽亮出长剑,冷鸾儿一只手紧握自己从白千泽那里掏来的匕首,另一只手折断了一只树枝,直直地向某一个地方射去。

一道寒光闪过,树枝被生生砍断。一袭紫衣的貌美少女从树上一跃而下,长发翩翩,若舍去她手中的利剑,是颇有些姿态的。

“来者何人。”冷鸾儿学着电视剧里的样子,喝了一句。

“安如茗。”紫衣少女很是老实地回答道。不过嘴上老实不代表行动上就老实了,她向冷鸾儿冲去,用意明显,她的目标是冷鸾儿。

冷鸾儿给了白千泽一个眼神,示意他不要插手,对待一个女人还用不着男人出力。白千泽的药好,冷鸾儿的恢复力也强,这三天来冷鸾儿身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身手也恢复了不少。之间冷鸾儿身影一闪,在眨眼之间来到了安如茗的身后。

同为女人,冷鸾儿可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思。她刀锋犀利,向对方的致命之处刺去。安如茗一个侧身,险险地躲过了这致命一击。

几个回合招架,安如茗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根本不是冷鸾儿的对手。手下动作一顿,却被冷鸾儿抓住了纰漏,持剑的右手上出现了一道吓人的长疤。

“该死的。”安如茗咒骂一声。她原本是想不费吹灰之力地活捉冷鸾儿的,对于之前手下的报告,她一直以为是她身边的男人技艺高强,没想到他们的惨白竟然有冷鸾儿的一份,看样子这一份似乎还不小。安如茗不可能傻到把自己的命给搭上去,脚下生风,瞬间没了踪影。

安如茗的落荒而逃使冷鸾儿感到无限的愉悦和快感。冷鸾儿骄傲地看着在一旁优哉游哉看戏的白千泽,宣告着自己的胜利。

白千泽表示无趣,带着冷鸾儿找到了一家客栈,准备过夜。

迎接客人的小二在白千泽拿出银子后显得格外热情,很快就为白千泽和冷鸾儿安排了两间相邻的房间。冷鸾儿要养伤,很累,所以要休息。看着已经入房睡觉的冷鸾儿,白千泽出了客栈,意图去大街上买些什么给冷鸾儿。

冷鸾儿躺在床上眼皮开始打架。三天的奔波真的很累,不一会儿她就昏睡了过去。若不是她一向浅眠,否则她估计根本发现不了,自己的房间里出现了一个陌生的人,

冷鸾儿感受到不一样的气息,凤眸猛然睁开,她很清楚这个气息不是白千泽的。虽然没有感觉到杀意,不过她却觉得格外危险。

来者是一个俊美的紫袍男人,青丝束起,眉眼之间带着别样的英气。

“狱宫宫主,洛之风。”不知为何,冷鸾儿脱口而出。

“好久不见,鸾儿。”洛之风清冷的声音在半空中响起,他端详着冷鸾儿,“你看起来似乎不怎么样。”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冷鸾儿很讨厌洛之风的磨叽。

洛之风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怒色,他一把抱住冷鸾儿,一股淡淡的清香直冲冷鸾儿的鼻腔,使冷鸾儿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鸾儿,睡吧。”洛之风伏在冷鸾儿的耳边,喃喃道,“我们,先回去。”

冷鸾儿第一次醒来的时候,是牢房。而第二次醒来呢,是一间装横华丽的闺房。不过再华丽也没用,冷鸾儿可不是个崇尚金钱华美的人。

冷鸾儿想现在的白千泽肯定是心急如焚在那里团团转了。她并不是没有看出白千泽对自己的兴趣。男人嘛,对自己得不到的或者好奇的东西都是格外想要渴望的,例如白千泽,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木门“吱呀”一声被打了开来。

进来的是洛之风,不过这次他的紫袍已经换成了墨绿袍子了。冷鸾儿有些不悦,她对眼前这个将自己不声不响掳走还不知道目的的男人很是没有好感。

洛之风似乎没有看出冷鸾儿的不喜,淡漠地扫了一眼四周:“这房间怎么样。”

“还好。”冷鸾儿敷衍道。

“不喜欢可以给你换。”

“随便。”冷鸾儿继续敷衍。

洛之风的眼帘垂了垂,那如扇的睫毛长得令女人都会嫉妒:“你变了。”

“人总会变。”冷鸾儿回答道,不过她已经清楚了,这个所谓的狱宫宫主洛之风,是本尊的熟人,否则也不会说出那么近乎的话。

“你似乎不记得我了。”

“不记得就不会喊出你的名字了。”

“不,名字不是一回事。”洛之风摇了摇头。

冷鸾儿觉得反感,作为一个大男人装什么文艺青年,说出来的话也书生书气的,明明用的是那么冷的语调。冷鸾儿觉得自己是等不到洛之风坦白了,索性率先开了口:“你带我来这的目的是什么?”

洛之风回答:“回家而已。”

“我家不在这里。”冷鸾儿说。她在这三日已经从白千泽那里套出了自己的身份,东城国公主,跟狱宫连个毛线也没有。

“不,你家就在这里。”洛之风一脸严肃。

什么稀里糊涂的!冷鸾儿也不辩解了,反正她是不会呆在这里的,知道那么多也没有意思,更没有时间和洛之风这样绕来绕去,她准备送客了,即使这里不是她的屋子:“你走吧,我要休息。”

“可以吃饭了。”洛之风提醒她。

“我不饿。”冷鸾儿咬牙切齿。

好在洛之风在这方面还算是听话的,乖乖地走了出去。冷鸾儿松了一口气,环顾了四周,看见了两扇窗子。

冷鸾儿当然不会傻乎乎地直接去翻窗逃离,谁知道洛之风有没有派人在窗子旁边守候。冷鸾儿抱起一个瓷器,狠狠地摔在地上,发出陶瓷破碎的巨响。

“啪!”

几个丫鬟听到陶瓷破碎的声音,急冲冲地冲了进来,却只看见满地的陶瓷碎片不见冷鸾儿的身影。原本准备转头汇报宫主,却忽然脖颈一疼,眼前一黑,纷纷倒落在地上晕了过去。

冷鸾儿吹了吹手掌,嘻嘻一笑,瞬间没了影子。

冷鸾儿好歹是一届特工,潜伏什么的事情可是干过不少,很顺利地躲过了巡逻兵的巡查,出了狱宫。冷鸾儿当然不会单纯地以为狱宫守备疏松,估计是因为洛之风以为冷鸾儿一介女流实力好不到哪里去,便没有多加注意了。

轻敌是注定要付出代价的。

冷鸾儿前脚踏出狱宫不久,后者洛之风就接到了下属的汇报。说实话狱宫的信息传得还是挺快的,不然也不会那么快就被发现了。洛之风的脸色黑了黑,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他要发火的表现。

一旁包扎着纱布的安如茗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之前她为了保留自己的面子并没有告诉洛之风自己受伤是因为冷鸾儿,她将一切责任都推给了冷鸾儿身边的男人。而如今的状况,多半和她上报虚情有关,否则洛之风也不会出现如此疏漏了。

洛之风其实是冷鸾儿的青梅竹马,自以为对冷鸾儿很是了解,知道冷鸾儿不会武功,却万万没料到冷鸾儿不再是过去的冷鸾儿,此时的冷鸾儿是二十一世纪的特工冷鸾儿。

洛之风怒气横生,半晌才从唇间蹦出了一个字眼:“追!”

不过,追冷鸾儿的可不止狱宫宫主洛之风,还有身为南城国女将军的步雪!不出冷鸾儿所料,发现冷鸾儿失踪的白千泽迅速下令搜查冷鸾儿,并派出了步雪前去寻找。当然,冷鸾儿是不知道这些的。

现在的冷鸾儿,面对了一个人生的巨大难题。那就是——她迷路了。

听起来有些搞笑,可这是事实。冷鸾儿是穿越过来的,又没有本尊的记忆,人生地不熟的,能知道什么路么?到时候能活着就是万幸了,别说什么逃跑了。冷鸾儿的耳朵动了动,她听到了不远处隐隐传来的脚步声。

动作那么快!冷鸾儿哭笑不得,不知道是该对自己的重量级别沾沾自喜还是该对对方的速度而哭泣了。不过身体的速度永远快过大脑,在冷鸾儿的大脑还没有发下指令时,冷鸾儿像脚底抹了油一般,不再管什么认不认识路了,总之就是傻愣愣地向前方奔去。

冷鸾儿是讨厌那个拐走自己的洛之风,是想报复一下那个看起来挺可怕的僵尸脸。不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如今还是保命要紧。

南楚国的夜晚带着一种神奇的色彩,冷鸾儿站在窗前看着地面上被月光笼罩的砖块,周围竟像这夜一样的清静。

夏风瑟瑟吹来,冷鸾儿望着皇宫周围的景色不禁皱眉,不曾想像,原来夜里的风光是那般安详,那般引人深思。像极了她此时的心境。

藏匿在黑暗的角落里,言清哲看着冷鸾儿竟陷入了沉思,这女人她见过第一天嫁过来便被皇帝打入了冷宫,从此没有一个人敢去问候她,听婉儿说她本不得宠,被打入冷宫的途中得到白千泽那风流太子的赏识注意。

冷鸾儿欲借助太子的赏识,实现推翻南楚国的统治,和太子暧昧不清,因为此事太子妃怀恨在心,设计陷害预弄死冷鸾儿,结果谁知她命大不仅活了下来还被太子救了出来。

呵呵,这女人长得倒是倾国倾城,但听婉儿说她确是蛇蝎心肠,明明是被国家抛弃却死不承认。呵呵,这女人可真可怜。言清哲内心冷笑道。

被风吹的有些发凉,冷鸾儿本想关闭门窗回去睡觉却被一股冷冽的气息所打断,阴暗处,言清哲手中的匕首发出一丝亮光出卖了他的位置。

冷鸾儿嘴角一笑,心想这刺客可真是愚蠢,想要杀了她大可直接动手,这里又没有侍卫就她一个落入冷宫的妃子而已,就连这胆量都没有还想当刺客。

于是她索性直接开着窗户走到床边,言清哲见她进了屋里不禁皱眉,她这是什么习惯怎么还开着窗子睡觉?好奇心迫使他走到了窗边,刚过去只见冷鸾儿已经脱掉了上衣露出了光滑的后背,**的身上满是伤痕令言清哲有些触目惊心,这冷鸾儿究竟与太子妃有多大的仇恨,竟将她打成这样?

冷鸾儿将衣服放在床榻一边去解亵裤,言清哲脸一红将身子背对着冷鸾儿,毕竟他也是个男人,这么直直的看着女人的后背他做不来。冷鸾儿站在床边嘴角一笑,还是个正人君子。

屋内灯火一暗,言清哲破窗而入轻步走到冷鸾儿床边,看着鼓鼓的被褥言清哲眸光一暗从背后拔出匕首,后面写着“婉”字,这是言清哲刻上去的,他在时刻提醒着自己只要杀了他们,婉儿就会幸福。

冷鸾儿站在一边看着那把匕首刺入床褥,言清哲脸色一冷转身对着冷鸾儿刺去,原来他早已发觉只是在做样子?

还好她躲避的快否则这把匕首已经刺入她的心脏。旋转着与言清哲打在一起,言清哲只觉得后背吹入冷风冷鸾儿早已闪到他身后,手里的匕首不知何时落入她的手里,言清哲嘴角一笑似乎抱了必死的决心。

“说,你是谁为什么要袭击我!”语气里没有一丝害怕反而冷冽的如地狱里的魔鬼。

她从来不是一个心软的人,见身前的人不说话冷鸾儿眸光一冷,伸手想要拿掉那层面纱却被怀里的人得了空子,打掉冷鸾儿手中的匕首折身继续发起攻击,冷鸾儿看着男人如此的拼命竟对他有了一丝兴趣,出手狠辣招招刺入死穴,这人莫非跟她是一路人?

可当两人打斗在一起时冷鸾儿突然看到了他脖子间的齿痕。

言清哲见冷鸾儿与他对持间老盯着他的脖颈间看,不禁不自在的拉了拉夜行衣。

“有人要取你性命我也无能为力。”说罢,又对着冷鸾儿刺了过去,一时间整个冷宫房顶上充满了刀光剑影,冷鸾儿见他这般纠缠不禁有些吃力,这家伙的体力还真不是一般好。

冷鸾儿不想与他大费周章于是旋身一转向前跑去。言清哲见她逃跑的速度竟是他的几倍,无奈收起匕首追了上去。

太阳渐渐升上了天空,言清哲停下脚步喘息几声望着远处的背影嘴角一笑:“如果不是婉儿,或许我们能够做朋友。”

离他几米以外的冷鸾儿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将马丢弃转身躲入树林中,好久不见他追来于是倚着竹子滑落到地面上,大口喘着粗气,这家伙的轻功竟然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好,可究竟是什么人想要追杀她?

上官婉儿?还是那个大冰山洛之风?冷鸾儿自认从没得罪过什么人,除了她穿越来时遇上的那几个难道是皇上知道了她与自己的儿子有猫腻所以赶尽杀绝?这也说不通啊,竟然他想要杀了她那么大可把她抓起来在治冷鸾儿个什么重罪,到时候她要死要活不都还是皇帝说了算?是那个步雪?

可没有白千泽的命令她敢对她下手吗?又或者冷鸾儿凌乱了,怎么这个身体的主人仇家那么多!幸好她抗打击能力还比较顽强,不然现在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遍了。

跑了这么久越发觉得累了,也不管周围有没有人冷鸾儿双脚一摆靠着竹子睡了过去。一条清幽幽的小蛇从竹子上滑落到冷鸾儿的头上。

绿悠悠的蛇信子不停的吐着似乎是在求偶,男人慢慢的从蛇身后走来,趁它不注意一把抓住了蛇的七寸部位,举起那条不算大的小青蛇男人满意一笑:“早餐这么丰盛啊。”

冷鸾儿听到周围有声响立刻睁开眼睛一个擒拿手将那人按在地上,男人一愣狠狠地抓着小蛇就怕它咬自己一口,冷鸾儿才不管那么多看着那条青色的小蛇皱眉,这家伙怎么喜欢这些?

“女侠饶命,你你干嘛抓我。”男人不解的趴在地上,手臂上传来一阵真的疼痛,可他顾不了那些,因为手中正有一个危险动物。

冷鸾儿见这男人身穿布衣后背有一把弓箭,身边还有一个布袋,一身的农夫打扮,难道这人不是来追杀她的?又看了看那人脖劲处松了一口气。

“你是谁?为什么偷袭我!”

男人一愣立刻开口:“姑娘,我与你素不相识干嘛偷袭你?”

“那你手里拿着蛇又站在我身边,不是偷袭我难道是在抓蛇?”冷鸾儿话一出愣了一下,对啊这男人说不认识她难道真的是在抓蛇?

“我一介农夫饿了上山来抓点动物开开荤,结果看到姑娘睡在竹下,碰巧一条小青蛇盘在你的头上,所以”

“所以你就抓了它救了我?”

“难不成我要非礼姑娘?哎呀呀轻点”

冷鸾儿无奈收回手上的力道,看着那人狼狈的从地上爬起还不顾照看青蛇,嘴角忍不住笑了出来,那人将小蛇放回布袋拍了拍身上的竹叶朝着冷鸾儿望去,刚一抬头便愣住了,冷鸾儿看着男人这般不禁眯起双眼,这家伙又想干嘛!

男人自知有点失礼低下头尴尬的笑了笑:“姑娘别介意,只是在下觉得姑娘长得与我认识的一个故人很像。”

“是吗?”冷鸾儿皮笑肉不笑,这么老套的泡妞手法在古代难道这么盛行?不过她也没理会那些,既然这人不是偷袭她的那么她也就该离开了,不过逃了那么久这里是哪里都不知道!

男人看着有些迷茫的冷鸾儿举起手中的布袋笑了笑:“姑娘还没吃早饭吧?要不要与我一起分享这些美食?”

“美食?”

等男人架起火堆将那些美食上了烤架。她才理解他口中的美食究竟是什么。

看着他吃的那么香冷鸾儿也不禁咽了咽口水,看着自己手中的烤蛇肉闭眼咬了一口,别说这蛇肉烤了起来还别有一番味道。

与她以前在现代所吃的完全不一样,男人看着她吃的那么香不禁皱眉,尤其是是当她吃完最后一根满足的拍拍肚子时他似乎觉得这人怎么那么可爱呢!

“别这么看我,是你要给我吃的。”语气虽然冷淡但还是透漏着一点温度,冷鸾儿不是那种贪小便宜的人,从腰间掏出一些散碎的银两塞给男人,说是就当是这些美食的饭钱,男人看着冷鸾儿不禁又笑出声。

“你跟我一眼的女朋友很像。”

冷鸾儿在听到女朋友这三个立马来了精神:“你是不是”

“恩?是什么?”

“额,没什么。”在看到男人迷茫的目光时那些涌起的激动瞬间没了着落,她就说嘛这么倒霉的事情也就她自己碰上了,谁还会这么倒霉的跟她一起穿了。男人看着冷鸾儿这般不禁有些疑惑,这姑娘究竟适合来头?

再三思量男人微微开口:“沐子离。”

冷鸾儿看着男人低头沉思一会开口道:“冷鸾儿。”

不知为什么她看着这男人竟有丝熟悉与亲切感。

沐子离看着冷鸾儿一愣随即很好的隐藏了过去,伸出手习惯性的揉了揉她脑袋却被再次的按在地上“别碰我头发!我最讨厌别人碰我头发了!”就算在亲密的人也不行!

不知为何冷鸾儿给沐子离的感觉像极了他所认识的冷鸾儿,可身着这身衣服的她令他不敢与她相认。两人就这么坐着,可能还在回味刚才的美味,又或者是在想别的事情。

言清哲回到太子府将衣服换下准备去找上官婉儿,谁知她竟出现在他房门前,这让他多多少少有点受宠若惊,见到一脸开心的她言清哲知道太子一定与她温存过了。

“清哲,我交代你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上官婉儿开心的语气传入言清哲的耳朵,他不想骗她更不会对上官婉儿说谎,于是走到她身前跪了下去。


相关资讯

《穿越之江山美人》第四章:白千泽与洛之风 更新时间:2021-02-18

白千泽步雪小说名字叫作《再次穿越之江山美人》,提供更多白千泽步雪是哪部小说,白千泽步雪是什么小说。再次穿越之江山美人小说白千泽步雪节选:白千泽但是不多,但也肯定不少了。冷鸾儿想了想,忍着肚子的饥饿到处转了转,最后选好了一…...

《穿越之江山美人》第九章:同病相忴 更新时间:2021-02-18

白千泽冷鸾儿小说名字叫作《再次穿越之江山美人》,提供更多再次穿越之江山美人{作者},再次穿越之江山美人{作者}小说深度阅读。再次穿越之江山美人小说白千泽冷鸾儿摘选:白千泽自门外朝着众大臣们走过来,边走眼神便冷了一份,周围的大臣看见太子明…...

《穿越之江山美人》第一章:穿越 更新时间:2021-02-18

白千泽冷鸾儿小说名字叫作《再次穿越之江山美人》,提供更多白千泽冷鸾儿小说,白千泽冷鸾儿小说名字。再次穿越之江山美人小说白千泽冷鸾儿摘选:白千泽。”什么东城?冷鸾儿有些惊诧。她本来我以为自己最少而已再次穿越到在清朝什么的,没想起居然…...

《穿越之江山美人》第三章:疑惑 更新时间:2021-02-18

白千泽步雪小说名字叫作《再次穿越之江山美人》,提供更多白千泽步雪小说书名,白千泽步雪小说在哪看。再次穿越之江山美人小说白千泽步雪节选:白千泽的那招显然是也没用了。冷鸾儿在内心里将那个闲事闲事的洛之风骂了不明白上百…...

同类作品推荐 更多

  • 役落生

    文之精品于意,意之韵律于情。吾了命之所得倘

    作者:落生疯子张
  • 为君而来妩媚生

    主人公叫叶书离姜寒君的书名叫《为君而来妩

    作者:春虫虫
  • 爱你不是空欢喜

    主角叫安诺薄景琛的小说叫《爱你不是空欢喜

    作者:棉小棉
  • 烈火青春

    女主杨天身在一个贫困的家庭里,自己的父亲更

    作者:我爱罗
  • 符途

    作者:奇天
关于我们   |    站点公告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8-2017 http://www.yangxinch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c-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